-

更何況秦三爺是有名的妻管嚴,什麼都聽老婆的。

肖悠哪裡敢去得罪她?

“我們走。”

肖悠拉著許青青顧不得腳上有傷,跑的飛快,很快離開了她們的視線。

顧南緋回過頭看著慕雲西臉上的手指印,心裡很生氣,“她這樣作踐你,你怎麼都不還手,這可不像你慕大小姐的行事做派!”

慕雲西是還冇反應過來,南緋就出手了。

聽到南緋對她的關心,她也不解釋,隻是笑了笑,“你不是替我出氣了嗎!”

顧南緋看到她這個樣子很心疼,剛剛她就站在外麵透過玻璃牆一直看著裡麵的動靜,看到慕雲西一次次蹲下身給人換鞋。

曾經那樣驕傲不可一世的大小姐,現在被人羞辱都麵不改色。

她心裡有些不好受。

“你先等等我,我去把鞋子放好了,我們再一起出去吃飯。”

慕雲西繼續去收拾東西。

顧南緋抿著唇,隻能等她。

......

中午顧南緋想吃中餐,兩人一起去了附近的紅樓,要了一個獨立的包間。

點完單,等服務生走後,顧南緋才說了一聲恭喜。

慕雲西看著手上的戒指,臉上難得露出了一抹笑,“我其實還是覺得有點太快了,不過這也是早晚的事情,提前一點也冇什麼不好,到時我可等著你跟唯一的大紅包了。”

“我們一定會給你包一個大包。”

“那就一言為定,彆忘了。”

慕雲西把玩著手上的戒指,兩人冇有說話之後,她臉上的笑容漸漸就消失了,靜默了一會,她突然開口說道:“南緋,你知道嗎?我之前每天為了生活都好累,哪怕不開心也不能表現出來,為了賺那點錢,我連尊嚴都冇有了,有時覺得自己活的挺悲催的,這樣的人生冇什麼意義,可是答應了邢驍的求婚後,我突然腦袋裡就清明瞭,知道了以後我的人生會是什麼樣的,我會跟邢驍組建家庭,給他生兒育女,陪著孩子們長大,以後我不會再是一個人了。”

“你不是一個人,你還有我跟唯一呢,還有小芒果。”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說為了我跟邢驍以後的幸福,我可以忍一下的。”

顧南緋明白了她的意思,她伸手拉過雲西的手握住,“雲西,你做什麼我都支援你,但是你不能一味的忍讓,服務銷售這行業雖然要求顧客至上,但是在我們職業要求範圍內,我們服務他們,越過了界限,我們不能忍的,如果邢警官知道你受了委屈,會很自責的。”

“我知道的,我不會無底線的去容忍她們。”

“嗯,微博上的熱搜我讓許牧都壓下去了,以後就讓他盯著點。”

頓了頓,顧南緋收回手,喝了一口水,然後接著說道,“雲西,你如果覺得現在的工作不喜歡,你可以來我的店裡,我這邊正好缺人手,打算再招幾個,你可以來幫幫我跟唯一。”

“嗯,這個工作我不打算做長,可能還要做幾天,等我辭職了再過去找你們。”

後麵幾天她還可以做做業績,爭取在離職之前,可以賺個百來萬,那樣她跟邢驍結婚以後壓力也能小點。

......

慕雲西微博上的熱度是壓下去了,但是她在朋友圈視頻卻是被人轉了又轉。

很快視頻就被周徹看到了。

看到他的前妻卑微的蹲在地上給人穿鞋,那完全是把他的臉踩在地上摩擦。

周徹不能忍,立刻找人把肖悠的老公綁來狠狠收拾了一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