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換衣服為方便行動,??結果還冇能邁大門一步就被繁瑣的婚紗設計卡在換衣間。

穿婚紗時兩個女傭幫忙,折騰挺久,三互相配合費了不少勁兒,??現在一個根看不清背設計。

無法再請來女傭幫忙,??唯一的求助對象隻有沈湛。

在害羞跟自由之間,??雲喬迅速做選擇:“沈湛,??幫我。”

短暫時間裡,??兩冇有浪費一分一秒。

“你為什麼現在這?”

“你為什麼穿婚紗?”

兩同時,??最先反應過來的沈湛:“你大伯跟大伯母已經交代,聞景修拿錢買通他們裡應外合悄悄把你帶走,??費了點時間才找到這裡。”

“怎麼感覺聽不懂你說這些話?景修……聞景修為什麼要悄悄把我帶走?”他們不男女朋友嗎?聞景修怎麼又跟大伯大伯母私下聯絡?

沈湛終於察覺哪裡不對勁。

這一年時間雲喬身上發生許多常無法推斷的稀奇事,??沈湛對的記憶十分敏感,幾乎『摸』到相。

他擰眉問道:“雲小喬,你不又忘記了什麼事?你現在還記得什麼?”

“我記得……”想了想:“我記得高考結束,??聞景修告訴我爺爺去世,接我意外發生車禍,因為太過悲痛忘記爺爺去世的事。”

“所以,??你的記憶到19歲,??剛得知高考成績的時候?”沈湛麵『露』驚疑。

雲喬脫口反問:“不嗎?”

“『操』——”

他已經做了久的文明,還忍不住爆粗口。

特麼的狗血。

“我不在罵你。”怕誤會,??沈湛收斂起不悅:“我不好,承諾的事情冇有做到,??以後不會了。”

他開始爭分奪秒。

“雲喬你聽,??你現在已經20歲,??距離爺爺去世車禍事件已經過去一年。”

“聞景修背叛你的感情,聞家跟雲家解除婚約,你們兩個一年前已經分手,??在之後你發生車禍失去記憶,已經在景城讀完大一。直到前幾天我們一起寧城祭拜你爺爺,聞景修買通雲業成跟王曼芝對你下手,神不知鬼不覺把你帶走並藏起來。”

他一口氣概述一整年。

怕糊塗,敲腦袋:“聽懂冇?”

顯然,巨大的訊息量需要時間緩衝,哪怕接受能力強雲喬,一時間也冇反應過來。

沈湛段話短,短到一分鐘就能講完,裡麪包含的資訊量之大,大到不得不注意沈湛的用詞,字字句句都將兩關係綁定在一起。

原許久冇聯絡的兩個,一起寧城祭拜爺爺,甚至費儘心思找到,剛纔還……擁抱。

最奇怪的冇有拒絕。

身體冇有拒絕沈湛的接觸,因為在他身上感受不到一絲威脅,反倒冇由來的信任感。

沈湛費力的研究婚紗背後串繫帶,等他徹底解開,雲喬也終於開始思考:“我們什麼關係?”

他毫不猶豫答:“正經男女朋友關係。”

“男女朋友?”雲喬驚愕,下意識轉身。

一隻大手控在腰間,沈湛彎腰低頭研究婚紗設計,不經意的轉身使得他頭頂蹭到雲喬光潔後背,瞬間有股不知名的感覺由下至上迅速襲遍全身。

垂在身側的雙手驀然攥緊裙襬,紅暈迅速爬滿臉上延伸至耳根,唇齒微顫,咬牙不敢發音。

心跳好奇怪啊,完全不受控製。

“還,還冇好嗎?”

雲喬快哭了。

裙子貼身,完全能感受到雙手一下一下觸碰在腰間。

羞死了。

想頭看一眼又被沈湛按去:“你彆『亂』動,這裙子拉鍊怎麼事。”

氣氛沉默了幾秒鐘,過了會兒,雲喬忽然喊道:“沈湛。”

“說。”他正忙乾活,應言簡意賅。

雲喬攥裙襬:“你不不行?”連一條裙子拉鍊都解不開。

沈湛:“……”

要不場合不對,他一定身體力行讓雲喬閉嘴。

終於,繫帶被抽離,拉鍊順利離開,女孩光潔美麗的後背『露』v形,長至腰。

時間急迫,沈湛忍住逗的心思,完成任務就掀開簾子避。

在雲喬換上便服的短暫時間裡,同答了關於“婚紗”的問題。

顯然,聞景修跟沈湛的話兩個極端,隻能相信其中一個或誰也不信。

現在必須離開。

從醒來之後看見聞景修並冇有情侶間的感覺,聞景修十分奇怪,不讓去,甚至以手機摔壞為由遲遲不讓跟薑思沅聯絡,甚至不聽的意願不斷將一些東西強加在身上。

比剛脫下的婚紗,比脖子上多的一條金『色』細鏈。

凡表『露』不願接受,聞景修就會故意用另一種方式讓配合,比退求其次讓產生愧疚感。

可即便此,並不代表的內心跟接受,所以感到極其不適應,想逃離。

這時候沈湛現,還帶來衝擊三觀的巨大訊息。

聞景修軌、解除婚約、包括現在的綁架行為,這幾件事無一不在雲喬的雷點跳躍,跟聞景修描述的生活完全違背。

在目前的記憶裡,聞景修男友,沈湛朋友。

雲喬從小到大都冇做過離經叛道的事,一定瘋了,居然在“記憶明確”的情況下選擇相信後者。

雲喬掀簾去,短袖完全暴『露』的手腕跟脖頸,沈湛眼眸一眯:“我送你的手鐲跟玉觀音呢?”

雲喬茫然,從醒來就冇見過沈湛說的兩東西,隻有聞景修送的藍『色』琉璃手鍊跟金『色』項鍊。

觀他神『色』,雲喬收視線,將手鍊從手指撥,雙手彎至後頸『摸』索項鍊扣順利取下。

“對不起。”聽見自己脫口的道歉,幾乎下意識的對他感到愧疚。

果沈湛冇撒謊,麼不僅忘記,還遺失了禮物,有點難過。

“不怪你,先跟我走。”沈湛拉的手,這次雲喬的速度完全能跟得上。

在跆拳道室幾年並非單打獨鬥,他們也曾配合聯絡過許多技巧,冥冥之中早有默契。

路過假山,雲喬拾起一顆尖銳碎石,再看沈湛竟做相同舉動。教練曾經教他們的小妙招,除了比賽場,果在外麵遭遇威脅可以投機取巧就近選擇“武器”,或大或小不要太挑剔,有備無患。

不經意間對視一眼,兩撇頭,不約同揚起嘴角弧度。

彆墅太大,還冇完全熟悉地形的沈湛也需要一番偵查,就在他們即將越過扇門時,聞景修忽然帶群黑衣保鏢將兩攔截。

“沈湛!”聞景修看沈湛的眼神簡直深惡痛絕,恨不得吸他的血吃他的肉。令他暴跳雷的,雲喬竟在沈湛身邊!

“喬喬,過來。”聞景修咬牙切齒。

雲喬搖頭拒絕。

從冇見過聞景修這的表情,讓不願靠近。

“我們未婚夫妻,從小一起長大,你難道要為一個外背叛我們多年的感情?”聞景修疾言厲『色』指控:“你喜歡的我,不要遭矇蔽跟自己作對。”

犀利的語言一字一句敲擊在雲喬心頭,腦子裡似有兩道混『亂』的音在打架,尖銳石頭抵在掌心,雲喬心緒紊『亂』。

“不這的。”

“不你。”

“不……”

不要再說些話擾『亂』。

雲喬下意識退後,炙熱的掌心溫度包裹住的手,躁動不安的心瞬間得到安撫。

“你還要選擇他。”冷森的目光彷彿死死刻在雲喬身上,聞景修握緊硬拳,手背青筋起顫,終於明白的答案。

他緩抬起手,包圍兩的保鏢不斷縮小範圍,雲喬已經擺防禦姿態,沈湛卻毫不畏懼,甚至故意挑起他的怒火:“你這胳膊……不會被喬喬擰斷的吧?”

聞景修沉下臉『色』。

連雲喬自己聽到這句話都愣在當場。

觀他反應,沈湛眼底閃過一絲詫異。

看到聞景修受傷的胳膊,他隻偶然間想起曾經跟雲喬說過的話,果有無禮靠近,不要手下留情。原隻抱頑劣心態調侃,竟無反駁。

被圍困的男牽女孩的手站在中央,絲毫不懼,聞景修氣急敗壞:“把他們兩個都給我抓起來!”

喉間溢笑,沈湛朝前方勾勾手,挑釁的姿態拔下耳麥。

“還不來?”

話音落,聞彥澤帶一隊現身,以絕地反殺的姿態將聞景修等團團包圍。

收網乾脆利落,聞彥澤打量沈湛一眼。

原他們跟警方帶領的大隊同行,聞景修註定跑不掉,沈湛卻擔心目標太大容易打草驚蛇。他不敢拿雲喬冒險,害怕聞景修走極端傷害雲喬,所以不顧危險獨自闖進來。

淩『亂』卻不顯狼狽,嘴角帶血,闖入時經過一場惡戰。沈湛自信且實力,當將雲喬毫髮無損帶來。

“還行吧?”聞彥澤問。

“多大點事。”沈湛抬手擦拭嘴角血跡,想起剛纔雲喬試替他擦過,已經乾涸,擦不乾淨。

對沈湛言,隻要雲喬平安在身邊,他就什麼都不怕了。

-

聞景修被逮捕,雲喬才知道他所犯的錯並不隻綁架。

他的犯了法。

野心勃勃的聞景修上位後利用職權鑽漏洞牟利,自以為深藏不『露』,實則早已踏進聞氏父子倆專為他設計下的陷阱。

冇有絕對的壞,也冇有絕對的好,無論作為商還親,在聞彥澤歸刻,聞家要扶持的必然正的聞家血脈。

聞景修沉不住氣,也冇能經受住考驗,最終一敗塗地。

他並非全無退路,卻在各種不甘嫉妒的怨恨下帶走雲喬,偏偏有些東西抓得越緊消失得越快。

金錢,感情也。

當他們再次返寧城,聞彥澤將拿屬於自己的一切。

這期間,雲喬一直沉默,冇再開口多說過一句話。沈湛有些擔憂,畢竟現在擁有19歲之前的記憶。

“給。”他伸手『摸』了『摸』,從兜裡掏兩顆糖塞雲喬手上,也不問要不要。

雲喬低頭看手心,手指漸漸握攏。

“沈湛,你喜歡吃糖嗎?”

“還行。”

“也喜歡吉他,嗎?”

“嗯哼。”

終於明白為什麼聞景修給買糖自己卻不吃,終於明白聞景修熟練吉他卻又放棄,甚至表『露』不喜。

聞景修不正的聞景修,當他從國外歸就註定要頂“聞景修”的身份活下去,所以他刻意的營造正的“聞景修”留給眾的表現。

聞彥澤會吃糖,沈湛給的。

聞彥澤彈吉他,沈湛拉他們一起學的。

“我想單獨見見聞景修,可以嗎?”在征求沈湛的同意。

沈湛皺眉:“……為什麼?”

他自以為不一個心胸狹窄的,此刻卻無法瀟灑放去。

雲喬坦言:“有些話想問他。”

“你想知道什麼,我可以告訴你。果你不相信我說的,你可以問薑思沅,還有多都可以作證。”沈湛極力強調,讓接觸到外界,謊言自然不攻自破。

雲喬笑了:“用得這麼複雜嗎?看看時間不就知道了。”

時間就打破聞景修謊言的最佳證據。

沈湛無言以對。

關心則『亂』,他最怕的雲喬忘記兩這一年的共同經曆,怕恢複記憶的雲喬後悔。

“所以你現在什麼想法?”

伸手,勾住沈湛手指輕拉兩下:“你去幫我找手鐲觀音玉好不好?”

“你想起來了?”沈湛麵『露』喜悅。

雲喬搖頭。

“為什麼……”他欲言又止。

“沈湛,對不起,我現在還不記得你說的些事。”聽主動提起兩件禮物,沈湛興奮的表情都看在眼裡,卻隻能說抱歉。

沈湛怔怔的望,轉念一想,雲喬在失去這一年記憶的情況下選擇信他的話跟他站在一起對抗聞景修。

冇什麼比實際行動有說服力,他豁然開朗,嘴角揚起笑:“為什麼當時就義無反顧跟我走了呢?”

雲喬緩抬起手貼向心口:“它告訴我,要相信你。”

遇見不同的,心跳頻率不一的。

記憶會遺忘,心跳會記得。

關閉的房間裡,聞景修雙手被手銬禁錮,坐在他麵前的女孩在擁有記憶的情況下看待他的眼神淡然冷漠,曾經溫情不複存在。

“你從一開始就在騙我。”雲喬忽然開口。

“我因車禍失去記憶,你騙了我。”

“認交往的時候,你騙了我。”

“甚至,當初我問你記不記得小黑屋裡的女孩,你也騙了我。”

一條條數落到最後,雲喬兀的抬眸質問:“為什麼?”

無論曾經戀情含有幾分假,至少他們切切認識並相處多年,到頭來卻發現從頭到尾都個騙局。

聞景修閉眼靠在椅子上,一下子頹廢不少:“你不已經知道我的身份,還有什麼好問的。”

為了成為聞景修,他學習聞彥澤的喜好,甚至當雲喬提到小黑屋,他總能用語言技巧套的話再順勢承認。

他所做的一切都會為了變成聞景修,今的結局卻告訴他一個道:假的終究成不了。

聞景修不願意提起當初,雲喬撬不開他的嘴??,也不再揪不放,隻問他:“我的觀音玉跟手鐲在哪兒?”

“扔了,可能在島上某個草叢,可能在海裡某個角落。”聞景修滿不在乎,將它們看作垃圾處。

“聞景修!”雲喬強按在桌麵,似有一火團竄上心頭。

“怎麼?從來不跟生氣的喬喬也會因為這種小事發火?”聞景修冷冷勾唇。

“我隻想拿屬於我的東西。”

“像你這種變心飛快的女也會在意些?”聞景修冷嘲熱諷:“我縱容你,你還不要離我去。”

“你喜歡我,我就該為你的事業忍辱受屈,任你召之即來揮之即去嗎?”雲喬忽然揚。

雖然還冇恢複完整記憶,已經瞭解到當初解除婚約的相,不解聞景修的邏輯。

聞景修看過來。

雲喬握緊手指,繼續指控:“我不計較你當初有幾分心,從你違背道德選擇梁景玉,就註定我們不同路。”

“做錯事的你,憑什麼要我原諒,又憑什麼對我的選擇指手畫腳?”的語言並不激烈,就好像在特彆認地向對方詢問一個答案。

“你以前不這的。”聞景修難以置信,似乎無法接受此刻的模。

嘴唇翕動,雲喬抬起眸:“不,我一直都這的,你冇有看清楚。”

就像從未看透聞景修的麵目。

從一開始他們都在貪念表麵份溫暖諧,從頭到尾冇有交心,所以始終無法看清對方。

寧城的私飛機麵積寬廣,雲喬跟沈湛不知怎的挨在一起。

這一路上沈湛一直問想吃什麼想喝什麼,缺失一年記憶的雲喬感覺不大自在。

並不排斥的不自在,……

從前吊兒郎當的突然用麼溫柔的音跟說話,還對格外體貼,這的沈湛好奇怪啊。

“你能不能,離我稍微遠一點點?”的胳膊不敢『亂』動,動一下絕對蹭到沈湛,都快貼身上了。

“雲小喬,你不會要反悔吧?”沈湛臉『色』一變,嘴裡冒一串:“電話你也打了,該查的資料給你看了,彆拿失憶當藉口,咱們可正經男女朋友。”

雲喬舉手塞耳朵。

這句話已經聽過不下十遍。

“我又冇說要反悔。”早就說自己願意相信,沈湛還執意讓打電話查證,就為光明正大『逼』承認身份。

“嗯,喬喬乖。”他挑起眉梢,眸中含笑。

雲喬忍不住嘀咕:“乾嘛一副哄小孩的語氣。”

“喲,你怎麼能小孩。”沈湛側身捏臉蛋,“跟小孩談戀愛,不得犯法嗎?”

這個動作不算陌生,以前在跆拳道室也會遭偷襲,時都會抬手揮開,現在卻毫無防備,甚至冇有抗拒意識。

雲喬愣了下,突然惡作劇般攻向沈湛,學他的動作去捏臉,又被攔住:“男的臉不能『摸』。”

“哼,雙標。”不依不饒發動進攻,金『色』手鐲跟滑動。

沈湛往旁一退,雲喬單膝跪上沙發順勢往前,被他偷襲往下一拉,猝不及防向下撲倒。

雲喬耳根滾燙,幾乎用儘畢生勇氣向他開口:“果不記得,再戀愛一次,也沒關係吧?”

沈湛愣了下,低發笑。

雲喬不明白自己這話有什麼好笑的,難為情咬住唇角,瀲灩水眸填滿控訴。

沈湛心猿意馬,麻溜從兜裡掏一顆糖,剝開糖紙捏尾巴塞嘴邊:“張嘴。”

簡單的指令讓毫無防備,雲喬下意識張開唇含住『奶』糖,沈湛翻身覆上,在齒間同爭搶。

舌尖一『舔』,滿腔甜膩的糖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