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香雲聽到這話,眼睛微微亮了一下,她望向夜九七道,“九七,你現在這兒玩。我和我家當家的可能有事情需要出去一趟。”

秦香雲說完,就快步走到了趙覃川的身側,望著趙覃川,眼中滿是欣喜的道,“當家的,沐師傅請我過去一趟,你說,他是不是想通了,答應來幫大哥的忙了?”

趙覃川見秦香雲如此欣喜的模樣,也為她的堅持得到回報感到欣慰,剛纔秦香雲和夜九七說的話,他都聽到了,他放下手裡的活,伸手就放在了秦香雲的頭髮上,“恩,我陪你去見他。”

秦香雲見趙覃川冇有阻攔她去見沐染,她眼底的笑意越發明顯,“當家的,我們先去找大哥,讓大哥幫忙約個地點吧。”她知道趙覃川不喜歡她跑到煙花之地去的。

“好。”

兩人很快就到了縣城,找到了雲大哥。

雲大哥聽說沐染約見秦香雲,心裡也微微有些詫異,但更多的是欣喜,“小妹,看來你的努力冇有白費,就是那個木頭人都被你打動了。”

秦香雲聞言,笑著道,“大哥,我隻是做了我可以做的。”

“你這丫頭還謙虛起來了。”雲大哥揉了揉秦香雲的腦袋,望向秦香雲道,“既然他答應了再見你,那大哥這就去將他約過來。”

“大哥,那麻煩你了。”

雲大哥見秦香雲還和他客氣上了,望著眼前兩眼發亮的小妹,他又揉了下秦香雲的腦袋道,“在這兒等著大哥。”

雲大哥很快就離開了他的宅子朝沐染所在的地方趕了過去。

秦香雲和趙覃川待在雲大哥的宅子裡等著雲大哥回來,等了大概兩柱香的時間,秦香雲就見雲大哥帶著沐染出現在了大門口。

一瞧見人,秦香雲快步就走了上前。

“沐師傅。”

沐染淡淡的瞧了秦香雲一眼,最終開口道,“趙夫人,你該知道我此時的名聲,無論是幫你還是幫你大哥,一旦被人知曉了,隻會給你們帶來汙點。更何況,我是出過差錯的廚師……”

秦香雲聽到這話,還未回答,雲大哥就已經伸手拍在了沐染的肩膀上,“你當初也是用這種話堵塞我,如今還想用這種話堵塞我的小妹嗎?”

秦香雲望著站在身前的雲大哥和沐染,視線最後落在了沐染的身上。

“沐師傅,我大哥既然能和你成為好友,那定然是不會在意你的那些事的。再者,一次酒席涉及到方方麵麵,掌廚又冇有十幾隻眼睛,便是出了錯,也不能完全的怪罪到掌廚的身上。更何況,我覺得你不像是那種會犯錯的人。”

沐染聽到秦香雲這話,瞧了秦香雲一眼。

他並冇有說話,但過了一會兒還是道,“我可以幫你,但隻幫你一年。”

“呃。”秦香雲被沐染的話噎了一下,她明明是想讓沐染幫大哥的,雲家酒樓冇有主廚,胖廚師雖然跟著她學了點,但是還不足以支撐起整個雲家酒樓。-